• 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

    二手玫瑰梁龙:开通微博,做人民艺术家

    ZAKER新闻 11-28 24

    ZAKER

    今天(11 月 28 日)早上,二手玫瑰主唱梁龙开通了个人的微博,并写下:

    时隔二十年终于有了自己的个人微博,欢迎交流,虽然交流啥我也不知道。二手玫瑰乐队是我的主业,中老年美妆博主是我的傍尖儿,人民艺术家是我的发展方向。要的不多,就是想偶尔撒娇 BB 两句。

    梁龙的微博只关注了四个账号,二手玫瑰、二手玫瑰吉他手、黄燎原、大鹏。

    在《乐队的夏天》大火的一年,二手玫瑰并没有上节目,但乐队的微博已经拥有 39 万粉丝。要知道现在大火的 " 有百万粉丝 " 的新裤子乐队,在参加节目前,粉丝数是 17 万。

    4 个月前,梁龙在一场线下分享时也调侃道:" 现场可能有很多朋友不知道我是干嘛的,我自己做了乐队,因为没能去乐队的夏天,所以也没有那么火。"

    但早已在各大音乐节压轴的二手,火爆绝非偶然。

    50 块钱的红色高跟鞋

    对于普通观众而言,怎么理解梁龙和二手玫瑰乐队?

    + 。

    这个符号有点简单粗暴,但也算直接有效。

    实际上,直到梁龙离开东北,他都没怎么听过二人转。这个在某种程度上成就了他的民间艺术形式,于他而言就是零碎的记忆。八九岁时,他在豆腐坊旁边见到一个农民,拿着收音机,美滋滋地听《猪八戒拱地》。偶尔,他在齐齐哈尔能见到二人转演出的棚子,但根本不会主动走进去。

    在少年梁龙心里,二人转象征着贫穷、落后和土。

    出身于城市国企家庭的他,觉得那些玩意跌份儿。" 农村那玩意儿,我们城里人不懂,那时就这种孩子的想法。" 多年之后,梁龙回忆道。梁龙喜爱的音乐,来自比东北发达、时尚的城市。

    起初,他喜欢香港、台湾的歌星刘德华、郑智化。一次看电视,他在中央电视台见到黑豹乐队的演出。这几个生活在首都,留着长头发、目光犀利如侠客的歌手迅速俘虏了梁龙。第二天,他骑着自行车,跑到音像店,买来一盒黑豹的盗版磁带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  读职校的假期,梁龙在齐齐哈尔工人文化宫学吉他,就这样开始了音乐之路。职校毕业后他在一家化妆品公司上班,每天蹬个三轮车,四处给门市送货。

    1999 年,当朴树唱着《new boy》的时候,梁龙和他二手玫瑰乐队接到哈尔滨第二届摇滚节邀请。

    演出那天,这几个贫穷的小伙儿穿得破破烂烂就去了。主办方给其他乐队都发 25 个肉包子,唯独没给他们。梁龙感觉被羞辱,喝了一瓶白酒,跟乐队成员说," 我们今天一定要出彩,把现场都废掉。" 他抄起旁边的糖纸,编在自己的辫子上,又见到旁边有一个女孩在化妆,借来化妆品,胡乱勾了一把,上台了。

    当时一下就炸开了锅。

    " 这一上场,哈尔滨这摇滚老炮都蒙了,哪见过这个啊 ",梁龙回忆道。下台之后,梁龙上厕所,听旁边人议论道," 这是民族朋克吧?"

    这让他决定要去北京这个摇滚圣地 " 朝圣 "。

    梁龙在北京的第一场演出,在豪运酒吧。演出前鼓手花了 50 块钱给他买了一双 44 码的红色高跟鞋,并且乐队也确定了梁龙的反串形象:。这次演出,梁龙塑造了他此后现场的基本范式:二人转式的曲调混搭摇滚乐的节奏,东北话的歌词,夸张妖娆的反串扮相。

    一开始因为没钱,他们的演出很土,但隐藏不住机锋。

    那一场的观众只有 100 多人。但在演出之后,二手玫瑰迅速在北京的摇滚圈传开了。圈内有人说," 二手玫瑰是伸进京城的一只怪手 "。之前不理梁龙的酒吧,开始找他驻场。

    正是这一场演出,让他们被黄燎原看到了。

    在中国找不着第二个

    黄燎原,本是二手玫瑰的经纪人,基本上可以说,没有他,就没有今天的二手。

    2000 年,子曰乐队的主唱秋野给黄燎原推荐了一个乐队,说他们演得太好了,让他一定要看看。这个乐队就是二手。

    " 第一次看二手,梁龙油头粉面,弄成女装,太好玩太有意思了。最开始打动我的是他们开演之前的流水词,歌和歌之间又有一段流水词——无论你是南来的,北往的,鸡西的,鹤岗的 ……" 黄燎原回忆道。

    " 我不喜欢全是大白话在针砭时弊,很乏味很无聊,我喜欢梁龙的方式,挠你的痒痒,拿小针扎你,持续可以回味 ",黄燎原坦言。

    的确,二手结合了当代艺术和摇滚乐,包括民间的口头文学,是一个丰富的乐队,在中国找不着第二个。

    有一次,崔健来看他的演出,对他说 " 牛。音乐方向非常好 "。另一次,梁龙演出结束,走出酒吧,碰见窦唯,窦唯鼓励他 " 哥们今晚不错 "。

    20 年来,二手经历了很多磨难。

    首先,别人说这个乐队不男不女,妖里妖气,不正经,在二手发展的后期,媒体开始允许报道摇滚乐,但二手不行,媒体觉得乐队的歌有问题,梁龙化妆也是问题。" 对我们的演出审查特别严 "。比如说,2003 年,二手在北京展览馆开演唱会,文化局说二手玫瑰为什么要化妆?黄燎原解释,因为它继承了中国戏曲的表演方式。

    原来摇滚乐不注重舞美,二手在摇滚乐舞台引入了舞美的概念,现场有装置,有绘画,和艺术家合作,衣服也是,演出服演够几场就会换。

    二手是一个重视觉的乐队,每段时间都会创造一种氛围,最开始是 " 大哥你玩摇滚,你玩它有啥用 ",后来是 " 青山依旧在,二手玫瑰红 ",演出前喊 " 青山依旧在 ",所有歌迷都喊," 二手玫瑰红 ",现场效果特别好。

    二手是一场一场演出红起来的,歌也是一点一点红起来的。

    2012 年,二手十二周年演唱会,在糖果演出,卖了两千多张票,卖爆了,黄燎原和梁龙说,明年我们进工体。

    " 我们很早报批,今天交这个明天交那个,一直没过。临开演前 14 天,突然批了。因为所有工作都压在批文这儿,每天如坐针毡,批下来反而傻了。我们开会,说到底做还是不做,最后还是做。我翻遍了电话本,把所有人合到一起,齐心协力做了很迅速的推广,崔健、白岩松、田震、徐峥 …… 让他们转发微博,每个人都很给面子,满微博全是二手,短时间迸发了特别大的力量。"

    这场演唱会结束之后,黄燎原说," 我的历史任务完成了。"

    " 很二手 " 的嬉笑怒骂

    梁龙像个预言家,很早写了 " 让中国的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 "。

    知名乐评人张晓舟在评价二手玫瑰时说," 二手玫瑰不仅仅是摇滚乐,它是一个整体的艺术家项目。尽管梁龙当时可能不一定很熟悉当代艺术,但那是同一个时代的思潮的某种产物——玩世,艳俗 "。

    二手开始了和当代艺术的联姻—— 2014 年,梁龙开了画廊。

    梁龙作品,《破鞋》,正是那双 50 块的高跟鞋

    有一年梁龙去台湾参加一个艺术博览会,看到了一幅板画,这个板画是带着一点多媒体效果的。它有一个灯在慢慢的循环,像一个门,这面像一扇窗,外面像风景。

    " 我就站在那个板画的前面,驻足了几分钟,因为它吸引我了。我突然脑子里闪现出一首歌,张楚的《爱情》。我就感觉这幅板画如果能唱一首歌,是挺有意思的,就是它是我喜欢的艺术品,然后里面又有一首我喜欢的很牛逼的作品,我觉得这两个结合可能更好玩。"

    梁龙把这种艺术揉进演出,并创造了新的表演形式,一种属于二手玫瑰的呈现方式。

    大多数摇滚乐队没有创造出自己演出的方式,或者呈现某个文化面貌。二手占了一个便宜,它的表面形态是嬉笑怒骂皆成文章,怎么着都行,所以二手干什么事儿都是对的,一个摇滚乐队不应该做的、出格的、不可思议的事它都可以做。

    二手可以用任何高雅或庸俗的东西,只要二手用了,别人就会认为它 " 很二手 ",是被二手调教过的,是幽默的,反讽的。这是二手玫瑰所建立的独一无二的气场。这个场域无限得大。

    艺术家,是梁龙一直想成为的。也正如他说的,",。"

    参考资料:

    《二手玫瑰梁龙:我被活活逼成了个美妆博主》 作者:隗延章 中国新闻周刊

    《黄燎原:二手玫瑰和九连真人幕后的男人》 作者:李纯 界面新闻

    ZAKER 新闻出品
    文 / 庄牛奶

    以上内容由"ZAKER新闻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
    相关阅读

    最新评论

    没有更多评论了
    头条新闻

    头条新闻

   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

    订阅

    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    扫码分享

    热门推荐

    查看更多内容
    微信红包接龙 抢红包神器 黄姗 颜丹晨泳装 哥的相亲对象是个t 雅芬作画